美国女记者疑报道疫情时感染 传染多人已有2人死亡


在美国NBC新闻网的一篇报道中,多名日裔美国人社区的领袖就表示,杨安泽的文章和观点让他们想起了当年那种“做美国人还不够,还得做更好的美国人”的痛苦回忆。

其中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被杨安泽所称颂的那段二战时日裔美国人积极报效国家的历史,其实并不准确。因为并不是所有日裔美国人都是自发自觉地在参军,有不少其实是当时被美国政府关在集中营里的日裔美国人,为了避免家人再遭到这样的迫害,而被迫去前方当炮灰的。有日裔美国人还表示他们长辈这种通过参军去证明自己对美国“忠心”的代价,太大了。

其中,美国《赫芬邮报》的亚裔记者Marina Fang就在贴文中写道:杨安泽说对抗种族主义的办法,就是让亚裔美国人拥抱并用前所未有的方式展现自己的“美国人气质”,但这不管用,亚裔几代人都被要求去证明我们的“美国人气质”,但我们仍然被视为“外人”。

不过,他的这个观点却很快在美国的亚裔群体中引起了强烈的争议,有不少亚裔人士都在抨击他这种认为亚裔“应该证明自己‘很美国’,才能避免被歧视”的言论。

在这篇名为“我们亚裔美国人不是病毒,但我们可以成为解药的一部分”的文章中,杨安泽称他上周在购物时,发现有三个中年人在交流事情时,其中一个人用指责的眼神看着他。

公开信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香农·蒂耶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她不能说美方公开信和中方公开信的发表有着直接关系,但她认为在许多专家对中美两国关系整体走势感到悲观的时刻,美国高官、学者这样做的动机实际上与中国学者相同。中美很多学者、前外交官以及政府官员都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的敌对言论表示担忧,在对抗这一全球流行疾病当中,中美两国学者敢于站出来积极发声,呼吁两国合作,实际上是在释放十分积极的信号。

她的这番言论也获得了大量的点赞。一名非裔美国人就在评论中表示,她也对杨安泽的文章感到不满,并表示她受够了那种“要让白人对自己满意”的思维模式。

在耿直哥看来,这才是新冠疫情之下的美国,对亚裔的那种种族主义情节的由来。这种歧视歧视的本质,是美国的那些当权者,那些特权人群和组群,在将他们的无知与傲慢所造成的恶果,推卸给别人,这样他们就能继续高高在上地自欺欺人了。

这篇报道还指出,不少专家和读者都认为通过证明自己“更爱国”的方式来消除种族主义是不对的,这不该是亚裔的责任。

德国科学院4月3日发布的一份声明强调,德国政府3月出台的全国性公共生活限制措施要继续执行。这些措施包括,原则上禁止公共场合2人以上人员聚集,最大限度减少与家庭成员以外人员接触,公共场所应与他人保持至少1.5米距离,禁止各种形式聚会,暂停不必要商业经营等。近日,已经退出美国总统竞选的美籍华人杨安泽,在美国《华盛顿邮报》上撰写了一篇奇怪的文章,称在新冠疫情之下,他发现有被路人在用异样的、带有指责性的眼神看自己,于是对自己身为亚裔感到“有些羞耻”。